妖狐艷史
所属分类:小说 发布时间:2020-06-30
该文章由作者上传并发布,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平台立场。未经作者许可,不得转载。

  第一回 普寧寺前遇明媚  妖風作入仙子居

  

話說宋朝年間,江西地方離城參十里,有一座高山,名為青峰嶺,內有靈禽異獸,怪木層生。台巒崎嶇,山徑險絕,攀集乏騰淩之路, 角獨兀,斜倚峻危,往來無人馬之跡。

  山中有無數的洞府,洞中有萬年的白狐,千年的黑狐,五百年的玄狐,皆可以成仙,可以得道。不食煙火之食,不貪人間之色,此為狐中之上等者也。最可惡的是一種臊皮打狐,名為妖狐。居在此山桃花洞中,也有百十多年的道業,俱是兩個母妖狐,是姊妹兩個。一個叫桂香仙子;一個叫雲香仙子。因日久年遠,采煉陽丹,能以變化人形。何為陽丹?陽丹者,即男子之精也;女孤借人之精以補陰,男狐采女子之陰以補陽。要知此皆下賤之臊狐也,即如人間的妓者,背著自己的丈夫,和別人偷情的淫婦,皆是一樣枉披人皮而行畜類之事。閒話少敘。

  且說這日正當梅花盛開,二妖狐在梅花亭上飲酒賞梅,酒至半酣,桂香道:「今日江西城中普寧寺大會,大戲兩台,人煙交雜,十分熱鬧,乘著酒興,何不去玩耍玩耍?」雲香道:「姐姐言之有理。」說畢,二妖女搖身一變,變作十七八歲的美貌女子,真正是千嬌百媚。怎見得?有詩為證:

  似玉加花含香風,嫦娥降下廣寒宮;

  一對粉面兩雪白,四片桃腮賽猩紅。

  描眉巧摘天邊月,秋波深藏寒潭永;

  高輓鳥雲鬢押翠,耳墜金環佩玉聲。

  齒似碎玉珍珠密,口似櫻桃一占紅;

  纖纖女手春筍樣,小小金蓬藕牙生。

  娜柳腰鉤人膽,燕語鶯聲鎖魂驚;

  若把妖孤畫圖像,難壞江西妙丹青。

  不言二妖女天生的美麗。再說他兩個身穿的衣服,亦是與人不同。桂香穿的是纖纊之華,出於冀豫,上套著天孫雲錦。雲香穿的是織縞之美,來自荊揚,上蓋著八卦纖 。二妖狐遂出洞門,駕起妖風,往江西城中而來,這且不表。

  且說江西城中,有一富戶,姓春名匯生,是個飽學的秀才。他的渾家柳氏,只生得一個兒子,乳名明媚官人,年方一十六歲,生得十分好看。怎見得?有詩為證:

  滿目含秋水,白面似銀 ;

  眉同青山秀,腮帶芙蓉香。

  嬌顏稱獨占,風流世無雙;

  談及春家子,江城姓字芳。

  又詩曰:

  玉骨冰肌美嬌娃,天然溫柔不勝誇;

  不語態含萬種俏,一笑羞倒壯丹花。

  話不可重敘。且說這明媚的父親春匯生,見兒子生的恁般人品,愛如掌上明珠一般,不肯叫兒子在外邊讀書。你道為何不叫讀書呢?其中有個緣故。這江西地方是淫蕩所在,時常同學之中,不是大學生弄小學生的屁股,就是小學生吹大學生的肉笛,那裡有許多的工夫去念詩云子曰呢。所以男風洋洋,泛濫無阻。這春匯生是個達世務的光棍,因此請了一位先生在家教兒子讀書。時當臘月,先生放學回家,又值本城普寧寺大會明媚官人換了一身華麗衣服,帶了一個書童名叫春發兒,主僕二人往寺前而來。這且不題。

  且說二妖女駕定妖風,一霎時來到寺前。但見人山人海,鼓樂喧天,兩台大戲,頭一台唱的是西門慶大鬧葡萄架,第二台唱的是溫雷鳴私會樂女傳。兩邊的小生、小旦,俱是穿的靠身,白亮紗褲,做的貼皮貼骨,下半截如赤條條的身子一般,兩下的小生陽物高聳,二下里的小旦金蓮高吊,放在唱生的肩頭,相摟相抱。陽物對著陰戶,如雞餐碎米,杵確搗蒜一般。那些看戲的婦人女子,也有掩鼻而笑的,也有低頭不語的,還有那些沒廉恥的老婆正色而視,浪著極的淫婦褲襠裡流水的。總而言之,大凡婦人女子在戲場中看戲者,是無 家教之過也。再者那些不念書,不經營,遊手好閒,好穿的別樣衣服,喜的是曲鑽狗洞,借端在婦女場中擠眼扭嘴,送目調情,做出許多鬼怪情態,不知他爹和他媽怎麼合出這些壞雜種。閒言少敘。

  且說這二妖女見戲中的淫蕩,引起他的春心,想念男女交媾,不覺神魂渺渺,意亂心迷。及至罷場,二妖女仍在台下呆呆而立。看戲的眾人,看見這妖女標緻無雙,一齊擁蜂圍裹上來,比看戲還熱鬧百倍。擠了一個男押女,女樂男,雨風不透。只聽得一齊亂嚷道:「不好了!不好了!擠死人了!」

  不知其人為誰?要知端的,且聽下回分解。

 

  第二回 牝狐精交戲後亭  桂香子窗外聽風

  且說自梅老兒故後,梅夫人疼女兒的心勝,百萬家私俱交代女婿掌管,情願與王夫人母子一處同居,王夫人疼女兒、月素,女婿也在尚書府來。又搬取春宅的家眷到京,參家合為一家。後來春亞魁官居文林郎之職。

  王公子做總兵之職,各生二子。月素緣滿歸山,胡老叟渺然而去。自始至終,連環報應,好不周全人也。

  九嶷仙翁有《西江月》一首:

  手捋銀須觀世界,負羲浪蕩淫子多。

  勸君家切記著,邪者即妖正為佛。

  旱回首,真不錯,那菅生知與困學。

  行好事,自有好報,

  壞良心,天上有羅。

  試看連環報應,在此粗俗小說,炎涼世態誠寡薄,君子自掃門前雪。


作者:王朝AV会员
评论
评论加载中...